中国诗人网—中国诗歌刊物选稿平台!

中国诗人网-中国诗歌刊物征稿-选稿平台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散文 >

病房,疼痛成一幅画 (散文诗外三篇)/张绍金

时间:2019-05-15 11:21来源:原创 作者:张绍金 点击:
病房,疼痛成一幅画 病房,疼痛成一幅画。一幅画温暖病房四角苍白的墙壁。 山脚下,两棵树搭建一个村庄,小木桥沁出泉水,鱼虾在私语。两棵树的根伸延到溪水南岸,森林里草房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
 
病房,疼痛成一幅画 
 
    病房,疼痛成一幅画。一幅画温暖病房四角苍白的墙壁。
    山脚下,两棵树搭建一个村庄,小木桥沁出泉水,鱼虾在私语。两棵树的根伸延到溪水南岸,森林里草房子很古朴,散发出枯腐的骨质。
    乡村土路碾压马车轮迹,如老人佝偻着脊背,烟窗替农妇呼儿唤鸡,溪草把鸭群的歌声扎成蝴蝶结。村庄被木栅栏栅成土里土气的日子,一声慢一声紧的咳嗽。
    几个游人左顾右盼,牵着狗儿长舌头,渐渐摸近村庄,鸟声树枝一样错落有致,站立三岔路口!此时,风和阳光合力铺成一条羊肠径道,一座山峰顺径而上,在城市的繁华里安营扎寨,绿色火炬般点燃楼群,单薄或脆弱的是楼梯的呼吸。
    挺进一幅画,挺进一幅山水,挺进渴望原生态老街市的嘈杂。山峰喷涨的血液河水般在大街上横冲直撞,肆意奔突!攀附了山水的心情生机无限。
    狗声悠扬。走进走出那幅画的是城市的清醒,是病房暖暖的吊水瓶。
    一声鸡吼,城市蓬勃成一朵向日葵。依旧凝思的是那座小木桥,是那条乡村小路,病房逼仄的天空,举起太阳这块卵石,握玩成掌心里的温热。
    牛群、狗吠声,以及牧放溪草中的鱼群,都合衣躺下,相约打会儿盹。一对伸展的牛角招摇成两片云,升起,飘落,病房的皮肤顿时泛起红晕。
 
 
病房,一条疼痛的河流
 
    病房是一条河流,因为疼痛,河水的根须一步步渗入岸草萋萋的家园。
    河的流动是一种疼痛状态,病房中走动的空气是疼痛的。病房里不怕疼痛的是河沿上拥挤的马蹄声,是鸡鸭成群的嘎嘎声。
    生命状态就寄望于小院中盛开的梨花,寄望于小桥流水弹奏着的惊喜声,那渐近的花鼓声铿锵响起,是凸起成一颗大树上悬挂枝尖的那轮明净泛青的圆月。
    高亢的歌声突然从重症患者的喉中跃了出来,那简直就是一轮喷薄而出的朝阳,荡漾成病房单薄孤独的墙壁!
    其实,陪护是一种河水的流动,是一种率性的旅游,那幅画就是旅途的景。
病房里每一位病床都是一处闪光的景点,同病相怜的景点互相拥抱,组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病房呻吟着,山水一样起伏的呻吟,延伸到天尽处,浮云托起霞光。每一处景点都是一树生命的支撑,使梦想一一回归家园。
    载着希望而来,背负希望而去——风景这边独好!经历了苦难的生命至此愈显厚重,愈加光鲜。穿越过生命的起落,病房还有什么理由不珍视春天?饱尝过尘埃的疼痛和艰辛,感恩的心境才绿草茵茵!
再难也要好好活下去,这是病房的心声,这是锥心揪肠般疼痛的呐喊,痛并希望着,生命谱写流淌的河流!     痛苦了才能活出灿烂的花香,经久打磨的希望已经一步步走来。
把痛苦卸下肩膀,把勇气鼓足心田,把笑容涂在眉梢。
    痛苦如一瓢秋雨浇透油画,思维也被浇得瓦凉瓦凉,缓口气吸纳亲情,吸纳来自旷野的气息,这河流足以四季流淌。
    因为病痛,才知晓生命的涵义;因为被疼痛折磨,方才品尝到平常日子的珍稀。
 
 
 
病房,一种灵魂的迁徙
 
    挤满病房走廊的,是一群病号服,蹒跚蠕动的病号服,侧身擦肩,相视而笑,握紧拳头互相传递信念,祝福无言,致意有声。晨风从高空跌进病痛,秋寒被虫鸣捂热。
    医生在CT,护士在点滴,病友在打趣,病情便一步一步走远。好在苍桑的阳光穿透窗眉,穿透病魔的獠牙,脆弱的生命气息在浑厚粗野的山歌声中冉冉升腾。眯起眼睛眺望远方,探求生命的起源,追索生命的走向或终站——几十年都未曾抵达的地方,将是终身的好奇。坦然一切都不能新鲜如初,毕竟,逝去的毕竟逝去。
    此刻在病房,东非动物大迁移出灵魂颤抖!在美丽广垠的东非大草原,在暗流汹涌的马拉河,横渡,只有横渡,只有义无反顾,生命才更精彩才更有价值。悲壮不仅仅是角马的宿命,悲壮的气势无不撕裂病房澎湃的心潮,大迁徙的悲壮让每一个生命都骄傲起来!凶鳄、吼狮、暗石、险礁,都在无情等待,都在贪婪吞噬。大迁移不仅仅是角马对生命的回答,选择了死才是真正选择了生,这叫生命的自然法则!
站在已经迁徙过的病房。窗外,楼群依然林立,车流人河依旧嘈杂,一切不停地啪啪拔节向上。鱼一样穿行     在繁华中的生命潮过来又潮过去,无一不是在继续生命的迁徙。
人如竹,楼群如竹,病房是一园竹林,城市是一园竹林。
 
 
病房,飞进一只鸟儿
 
   一声鸟叫让城市骤然窒息,久别的乡音淡化了城市的陌生和繁华。
    历经病魔,病房的气息仍风韵犹存。尽管病房已被疼痛传染,灵魂中眼眶流泪不止,你的魅力仍不减当年,你神色苍白的笑声在传达生的渴求和快乐。
    从乡下飞来,身材的高度往往偏离了思想的高度,鸟儿矮下去的脚步声依然快如山风,只是山村的星空高了,城市的夜景矮了!城池的高远与喧闹量不出生命的厚度。肉体与灵魂都经历了苦难,病房在一点一点坚强,挣扎过的生命气息鼓起了一座浪峰,宣示生命历程的辉煌。
   病房飞进一只鸟,穿着花裙子的鸟儿,脆生生的嗓音稚气又霸道:“斗大的穆字震呀震乾坤”,歌声抖动成一只飞翔的翅膀,在病床间窜来窜去,似一剂良药,病友的脸有了不蜡黄的微笑,不由的都起身打坐,盛开成一朵朵野菊花!
    赶路的凤尾花、郁金香、山茶花,脚步凌乱着病房的呼吸,心境霎时很痛、很苦,笑声很干枯,一个拳头,一只花篮,同时握紧生命单薄的气田,去完成攀爬已垒砌成希望的阶梯。
    病号服放射出生命最强音,药剂施展拳脚,亲情赤诚守候,毒菌从鸟鸣声中溃退,从病房的疼痛中溃退。心境一步步攀登墙壁陡峭的山峰,峰顶红枫招展,朝霞匍匐前行。我们相邀,从山下的涧泉涉足而上,朝鸟语花香的高峰挺进!
 
 
     作者简介:张绍金,河南省商城县教书匠,1963年生人。已在《散文诗》、《星星•散文诗》、《散文诗世界》、《莽原》、《中华日报》(泰)、《河南诗人》等报刊发表散文、散文诗等三百余篇(章),作品入选多种文集和年选,出版个人散文诗集《攀岩的青藤花》、《石头开花》(与人合著),系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,河南省散文诗学会理事。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